5G雲遊戲爆發,IDC及雲廠商成最大贏家

發布時間:2019-07-29
  “無需購買主機,無需下載安裝大型應用,隨時隨地享受電競級遊戲體驗”這是雲遊戲誕生時描繪的應用場景。隨著5G投入商用,其高帶寬、低時延等網絡特性為雲遊戲帶來了爆發的契機,雲遊戲或將成為5G時代的第一個殺手級應用。
 
  雲遊戲 = “雲計算+遊戲”
 
  雲遊戲指將遊戲的計算與渲染過程放在雲計算平台,玩家隻需在終端上輸入操作的遊戲方式。雲遊戲並非剛剛誕生的新鮮事物,早在十年前,OnLive就首次提出了雲遊戲的理念。
 
  傳統網絡遊戲模式中,C端需要進行計算、儲存、渲染、壓縮、展示、操控等多重工作,因此對終端的能力有很高的要求。除此之外玩家還需要下載巨大的安裝包,無法係統間移植運行,網絡傳輸速率較低,延遲較高,競技類遊戲用戶體驗差。這些問題也影響了遊戲玩家群體的擴張。
 
  雲計算的發展推動了雲遊戲的誕生。雲遊戲將計算、儲存、渲染、壓縮等工作完全放在雲端解決,釋放C端壓力,C端隻需要有展示、操控、通訊的能力即可,大大降低了C端的成本。雲遊戲的出現解決了傳統網絡遊戲對電腦等硬件配置要求高、需要下載巨大安裝包、網絡傳輸率低體驗差等痛點。
 
  雲遊戲的優勢如此明顯,為何此前未能大火?根本原因在於傳輸網絡。受製於網絡帶寬,帶寬限製了畫麵傳輸,無法滿足即時遊戲的需求。此前的雲遊戲體驗中,畫麵最好隻能維持在720p,加載出的圖像經常模糊,陰影和渲染也問題頻出。這也是為何索尼雖然在雲遊戲概念剛提出時就推出了PS Now服務,但幾年來卻並沒有太大存在感的原因之一。
 
  5G成雲遊戲爆發東風
 
  5G的到來,將解決雲遊戲的最大掣肘——網速。
 
  5G網絡的超高帶寬、超低延時、海量連接將給雲遊戲以廣闊發揮空間,輕鬆實現隨時能玩、隨地能玩的需求。網易公司副總裁胡誌鵬介紹5G時代雲遊戲具體操作為:遊戲公司將渲染、計算放在雲端服務器,計算出畫麵後通過視頻編碼壓縮,再經過5G網絡傳輸到用戶的終端,最後在戶終端解碼後呈現給玩家。
 
  在5G逐步商用落地的現在,雲遊戲順其自然成為了各大科技、遊戲巨頭的熱門話題。根據知名互聯網數據中心Statista的匯總數據預測,雲遊戲市場的份額已從2017年約4500萬美元上升至2018年的6600萬美元。而到了2023年,這一數字預計將猛增至4.5億美元。
 
  今年3月,穀歌發布了穀歌雲遊戲平台Stadia,預計於今年11月上市。隨後微軟也確認其雲遊戲服務xCloud將於今年10月公測。微軟介紹,享受xCloud服務的用戶不僅可以在PC上玩Xbox遊戲,還可以在智能手機和平板上遊玩。換言之,玩家可以在手機上玩原本隻有高配置電腦才能玩的遊戲。
 
  在國內,騰訊推出了自己的雲遊戲平台“START”的預約內側,同時還與英特爾聯手推出雲遊戲平台“騰訊即玩”。網易也與華為合作成立5G雲遊戲聯合創新實驗室,探索5G雲遊戲應用。雙方已經在華為雲電腦APP中上線了《逆水寒》的雲遊戲版,據演示4G下達到720p分辨率30幀,而5G下達到了2K分辨率和60幀。5G帶給雲遊戲的改變,可見一斑。
 
  雲服務商及IDC服務商或成最大獲利方
 
  雲計算作為雲遊戲底層技術,對雲遊戲服務至關重要。雲遊戲的最終呈現效果,除受製於網絡帶寬外,還嚴重依賴於雲計算資源。這也是目前布局雲遊戲的企業中,雲服務巨頭占據主流的原因之一。
 
  微軟的Azure雲服務在全球140個國家/地區建立了54個Azure區域和服務的數據中心,可以為雲遊戲平台提供可靠的網絡及雲計算支持,解決高延遲問題。同為全球雲計算四強之一的穀歌在全球擁有58個數據中心,實力不遑多讓。騰訊的騰訊雲也在國內及東南亞市場具有相當的占有率。
 
  未來雲遊戲市場,雲服務商既可以依托自身資源進行雲遊戲開發,也可為遊戲廠商提供雲計算資源,占盡優勢。這種情況下,單純的遊戲廠商從頭搭建自己的雲遊戲平台難度較大,且實力不足,尋求雲服務商合作,依托現有雲計算資源是更便利的做法。
 
  雲遊戲依托於雲計算,數據中心則是雲計算的基礎設施。除此之外,雲遊戲的爆發或將催生大量邊緣數據中心。雲遊戲為了降低遊戲延遲,可以在靠近玩家的網絡邊緣側的邊緣數據中心布置邊緣服務器,在本地進行高實時性的數據處理計算,不必將所有數據都上傳至雲端,網絡傳輸速率也會因此大大增加。
 
  當前,以電商、遊戲為主的互聯網企業是IDC市場的主要驅動力。2018年全球IDC業務市場整體規模達到6253.1億元人民幣,較2017年增長23.6%;中國IDC業務市場總規模1228億元。可以預見,未來雲遊戲將推動IDC市場更大規模的增長。
 
  5G時代,雲遊戲爆發後,雲服務商與IDC服務商或將成為隱藏的最大獲利方。

網站地圖:sitemap
网站地图:sitemap